「走筆」系列

1994年秋天,當時我在美國加州大學爾灣分校念書。有一天,在我寫日記的時候,手中那支伴我旅行多年的筆漸漸寫畫出斷斷續續的線條,我知道它已經快到了它生命的盡頭。於是我拿出一張美國信紙尺寸的白紙,不規則地塗畫走線,直到筆水用盡才停止動作。這就是第一件的走筆作品《生命中最後的一張畫》。後來,針對這個經驗,我以擬人化的手法寫了一首詩,大意是去看望一位來日無多的知己——筆,他要我撐起他,幫助他完成生命中最後的一張畫。畫中的筆觸流露出我們共同經歷的過去,共同計劃的方案、草圖,乃至彼此心中幽微的點滴…。直到最後,終點又是起點,他停在起筆的地方,再也不動了。這就是《生命中最後的一張畫》詩文版的由來。

之後我在《走筆#2、#3、#4、#5》的實驗中找來全新的原子筆、炭筆,在單張或連續多張的紙上將筆耗盡。我的想法與作法很簡單,就是想辦法將一枝筆全部耗盡在一個平面上。在這裡,一枝筆可以隱喻為一期的生命(一生)或一次的主體(我),筆觸的痕跡猶如一生的作為,而卸解磨滅的鉛筆則是肉體的宿命。第六件的實驗之作就是後來的《走鉛筆的人》(1996~2015)。

「走筆」作品通常包含兩個部分,「走筆圖」是將一枝或多枝的筆耗盡在一張或多張連續的紙面上,筆觸與鉛筆碎屑就是這些筆一生所有的遺跡。「走筆文件」是把走筆的行者與主體-筆,結合文字與影像以觀念文件的形式呈現。

一枝枝的筆,代表一生生的輪迴,而全覽的一生,使人喟嘆虛無人生:「不論再怎麼樣,也不過如此」。

《走筆 #1》

原子筆、紙、中英文詩|14.1 x 1 x 1.4 cm;21.59 x 29.94 cm;21.59 x 29.94 cm;42 x 30 cm|1994.10.14

《走筆 #8》

鉛筆、紙、文件|45.7 x 60.9 cm;42 x 29.7 cm|2006

《走筆 #9》

炭筆、紙、文件|60.9 x 45.7 cm;42 x 29.7 cm|2006

《走筆 #16》

鉛筆、紙、文件|78.5 x 54.6 cm;42 x 29.7 cm|2007

《走筆 #18》

鉛筆、紙、文件|126 x 207.9 cm;42 x 29.7 cm|2007

《走筆 #21》

鉛筆、紙、文件|61 x 81 cm;42 x 29.7 cm|2007

《走筆 #38》

鉛筆、紙、文件|29.7 x 42 cm;42 x 29.7 cm|2007

《走筆 #44》

鉛筆、紙、文件|78.9 x 109.7 cm;42 x 29.7 cm|2008

《走筆 #45》

鉛筆、紙、文件|48.3 x 61 cm;42 x 29.7 cm|2008

《走筆 #48》

鉛筆、紙、玻璃瓶、文件|110 x 218 cm;8.5 x 6.5 x 6.5 cm;42 x 29.7 cm|2008

《走筆 #49》

鉛筆、紙、玻璃瓶、文件|98 x 219.5 cm;8.5 x 6.5 x 6.5 cm;42 x 29.7 cm|2008

《走筆 #60》

鉛筆、紙、玻璃瓶、文件|77 x 281 cm;8.5 x 6.5 x 6.5 cm;42 x 29.7 cm|2008

《走筆 #63》

鉛筆、紙、文件|163.8 x 158 cm;42 x 29.7 cm|2008

《走筆 #65》

蠟筆、紙、文件|78.9 x 109.7 cm;42 x 29.7 cm|2008

《走筆 #74》

鉛筆、紙、玻璃瓶、文件|130.2 x 189.5 cm;42 x 29.7 cm|2009

《走筆 #77》

鉛筆、紙、玻璃瓶、文件|82 x 102 cm;42 x 29.7 cm|2009

《走筆 #79》

鉛筆、畫布、文件|61.5 x 206.5 cm;42 x 29.7 cm|2009-2014

《走筆 #80》

鉛筆、紙、玻璃瓶、文件|82 x 102 cm;42 x 29.7 cm|2010

《走筆 #91》

鉛筆、紙、玻璃瓶、文件|86 x 68 cm;5.2 x 7 x 7 cm;42 x 29.7 cm|2011

《走筆 #92》

油彩、紙、文件|82 x 102 cm;42 x 29.7 cm|2011

《走筆 #95》

鉛筆、藥盒包裝、說明單、玻璃瓶、文件|2011

《走筆 #100》

鉛筆、紙、玻璃瓶、文件|96 x 105 cm;42 x 29.7 cm|2011

《走筆 #101》

鉛筆、紙、玻璃瓶、文件|97.5 x 109.5 cm;42 x 29.7 cm|2011

《走筆 #103》

鉛筆、紙、文件|97.5 x 109.5 cm;42 x 29.7 cm|2011

《走筆 #105》

鉛筆、紙、文件|108 x 217.5 cm;42 x 29.7 cm|2011

《走筆 #106》

鉛筆、紙、文件|190 x 219 cm;42 x 29.7 cm|2011

《走筆 #107》

鉛筆、紙、文件|102 x 82 cm;42 x 29.7 cm|2011

《走筆 #109》

鉛筆、紙、玻璃瓶、文件|96.5 x 218.5 cm;42 x 29.7 cm|2011

《走筆 #113》

鉛筆、紙、文件|82 x 102 cm;42 x 29.7 cm|2011

《走筆 #117》

鉛筆、紙、文件|97 x 219 cm;42 x 29.7 cm|2008

《走筆 #121》

鉛筆、紙、文件|102 x 82 cm;42 x 29.7 cm|2012

《走筆 #123》

炭筆、紙、軟橡皮、文件|44 x 32.5 cm;42 x 29.7 cm|2012

《走筆 #126》

鉛筆、紙、文件|82 x 102 cm;57.3 x 29.7 cm|2012

《走筆 #129》

色鉛筆、紙、文件|133 x 133 cm;42 x 29.7 cm|2012

《走筆 #130》

鉛筆、紙、文件|150 x 210 cm;43 x 92 cm|2012

《走筆 #133》

鉛筆、紙、文件|82 x 102 cm;42 x 29.7 cm|2013

《走筆 #134》

鉛筆、刀、紙、文件|82 x 102 cm;42 x 29.7 cm|2013

《走筆 #137》

鉛筆、紙、文件|82 x 102 cm;42 x 29.7 cm|2014

《走筆 #138》

鉛筆、紙、文件|54.6 x 78.4 cm;42 x 29.7 cm|2014

《走筆 #142》

鉛筆、紙、灰塵、文件|102 x 82 cm;55.22 x 36 cm|2014

《走筆 #145》

鉛筆、紙、文件|45.7 x 60.2 cm;42 x 29.7 cm|2015

《走筆 #146》

鉛筆、調色盤、文件|30 x 39 x 1.5 cm;42 x 29.7 cm|2015

《走筆 #148》

鉛筆、紙、文件|45.7 x 60.2 cm;42 x 29.7 cm|2015

「舊筆」系列《走筆 #152》~《走筆 #155》

鉛筆、紙、數位輸出|22.5 x 56.3 cm / 22.5 x 76.6 cm / 22.5 x 76.6 cm / 22.5 x 83.9 cm|2015

《走筆 #157》

油彩、錫管、畫布、文件|108.3 x 84.6 x 6.4 cm;54.3 x 29.7 cm|2016

《走筆 #158》

油彩、錫管、畫布、文件|72.5 x 100 x 7.5 cm;42 x 29.7 cm|2016

《走筆 #159》

油彩、錫管、畫布、文件|100 x 80.3 x 8.3 cm;42 x 29.7 cm|2016

《走筆 #167》

鉛筆、紙、文件|125.7 x 125.4 cm;42 x 29.7 cm|2014-2019

《走筆 #170》

鉛筆、無酸卡紙、文件|101.7 x 152.4 x 2.4 cm;42 x 29.7 cm|2019

《走筆 #171》

鉛筆、紙、文件|155 x 369 cm;42 x 29.7 cm|2019

同樣用筆走線或塗抹,由於載體與媒材的不同,意義就不一樣。時而暗喻生命輪迴、懺悔、朝聖,時而質疑真理、教育、灌輸、意識型態,時而學習、修行、冥想。可見走筆這個行為,本身並無任何永恆、獨立、自主的特質與真實性。做為作者,我的任務或許僅在於顯示在空性中如幻的束縛與解脫的可能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