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墨行》

2021-2022

《墨行》是一件行為藝術,它啟發自《修行道地經》佛說一國王要求死囚持一满缽油,自北門行至南門,不得溢出一滴油定其生死的故事 ,以及安德列塔可夫斯基的電影「鄉愁」男主角點燃蠟燭橫渡乾涸溫泉池的那一幕。

行為藝術通常有其內在邏輯自定的規則,怎麼行為,何時開始與結束都指向其美學意義。藝術家將經文滿缽的油改為墨汁,擎缽往復步行於一條白布之上,缽內的墨汁每有溢出減少下降,就兌入清水補滿,然後繼續行走,一直到整碗缽成為清水,行為結束。這塊白布上的墨跡、足跡由深黑至淺淡,終於成為沒有痕跡的清水。在這裡,藝術家以具體的歷程但象徵的方式,點出修行與水墨藝術的本質與要義,即鍛鍊的核心並不是外在的現象與最後的結果,而是時時專注地維持清淨的覺知,讓心回到他本來自在的樣子。

在這件作品裡,「缽」即是心,持缽就是修習持心,先是練心的專注,然後是用上覺醒的心。「墨」,可以象徵污染本心的三毒、惡習氣。用「水與水瓶」不斷給缽注水,象徵淨化的心願與持續的操行。「地布」是到彼岸的道,它同時也是一個道場,而布上斑斑點點的墨跡與足印,則象徵過去積澱的惡業。「持缽行」算是一種行禪吧。持缽人自訂規矩,要在一條白布上持一滿缽的墨來回行走,缽中墨只要溢出降低,就兌水注滿,而這個行為的結束時間,就定在缽中液體成為淨水的那一刻。

媒材|胚布、墨汁、水、缽、水瓶、白衣褲、過程影像、錄像、文件
尺寸|總尺寸視場地而定;163 x 1200 cm;8分38秒
過程影像
《墨行》
《墨行》
《墨行》
錄像
藝術家訪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