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胰島日月記—2019年10月》

2019

由於胰島素依賴型糖尿病,藝術家每日必須適時注射胰島素,以平衡血糖值,記錄每日劑量以監測血糖,掌握身體狀況。

在一張水彩紙上,將左上方作為10月1日起始點,以筆型注射器打出當日長、速效胰島素劑量(比如10月1日長效胰島素24單位,短效胰島素35單位。打出該日的藥量),在藥水處用鉛筆混合三者,並在下方紀錄兩種劑量,接著劃出線段走入下一日,重複上述打藥水、走筆、紀錄劑量的動作,直到完成10月31日,結束此月胰島素的走筆日記。

此作致敬的大師是河原溫(On Kawara)、Roman Opalka及Cy Twombly。他們作品處理的問題,河原溫與Roman Opalka是屬於存在主義式及行為式的作品,一個以種種方式記錄今日的時空,一個以書寫序列數字的行為專注於當下之序,二者俱示:「存有即無常」。藝術家依照日期順序,很紀實地將一日胰島素的劑量注射在紙上一處,然後以鉛筆攪拌劃過藥水,這筆觸是時間的刻度,並向Cy Twombly的經典塗鴉致敬。對藝術家而言,胰島素是代謝與生存所需的藥物,一處攪拌即度過一日,依著時間順序線條繼續前行,向下一處邁進,直到走完一個月,完成一個月的日記。

由於作品使用的胰島素,是要從處方剩餘的藥物中節約出來使用的,所以需要存8至10個月以上的時間,才有足夠的「材料」可供創作,這次《胰島日月記—2019年10月》是我第一次的實踐,是一個新的突破,我很欣慰。另外,由於它是很觀念與行為的作品,所以它有文件,文件中有過程影像,這點也是要提出說明的。

媒材|胰島素、鉛筆、紙、文件

尺寸|79 x 109 cm;48.3 x 32.9 cm

《胰島日月記—2019年10月》
《胰島日月記—2019年10月》
《胰島日月記—2019年10月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