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橫渡336米》
2018

《橫渡336米》是一件作品,一件做在刊物裡的作品。

它的緣起是台北市立美術館季刊《現代美術》團隊對我有一個「藝術家特寫」的專欄項目,並邀請我參與其中的「書中美術館」單元,我答應並開始構思的第一個念想是,一般刊物一定是量產、複數的製品,但這一次我希望每一本《現代美術》的「書中美術館」都是獨一無二的「原作」。我的構想是用一枝鉛筆自左而右跨頁地畫出一條橫渡的線。要達成此目的,我自然不能只是參與版面的設計,然後依照一般印刷、裝冊等程序完成任務;經過一同的討論,季刊團隊、印刷廠商與我研究出一個包含手繪與書寫的工作程序,以便達到「每一本書,都是獨一無二作品」的目標。

這條橫渡的線會有多長呢?我算了一下,每一期《現代美術》的發行量是800本,單頁的寬是21公分,攤開的跨頁是42公分,800本的總長度是33600公分,336米,這也是為什麼這件作品叫做《橫渡336米》的一個主要原因。當然,「橫渡」一詞,亦有跨越、超越、到彼岸的意思。此外,我的「走筆」系列有一個核心的隱喻,就是把一支筆的生命歷程當做人一期的生命,其筆觸、筆屑與殘剩的末端,猶如我們一生的作為與身軀。每一次的走筆,彷彿是人世間又一次的生死輪迴。所以就「到彼岸」的意思而言,取名《橫渡336米》也是合適的。

除了畫上橫渡的線條,我也會為每一本跨頁寫下該線條位於336米的次序與位置,比如800之1、800之2、800之3……,最後是800之800。我在心態、觀念與做法上都把它當作一件作品來處理的。如果這一期《現代美術》的讀者願意,他/她可以將這本書攤開裝裱起來,這可是百分之百的「原作」。

媒材|鉛筆、雜誌、文件
《橫渡336米》
《橫渡336米》
《橫渡336米》